我们为什么对“刘明举”无可奈何?

ne-height: 175%;  在8月2日的一则视频中河南省商城县双椿铺镇赵畈村村民刘明举出门前把自家的孩子衣服扒光再用粗粝的麻绳将孩子的四肢捆牢在毛糙木架上。ne-height: 175%;”>  在8月2日的一则视频中河南省商城县双椿铺镇赵畈村村民刘明举出门前把自家的孩子衣服扒光再用粗粝的麻绳将孩子的四肢捆牢在毛糙木架上。面对挽救的民警几个一丝不挂的孩子眼神木然孩子身上被勒出血痕和瘀伤。
  视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此后中国青年报、澎湃新闻都对此事做了详细的报道中更小心地勾勒出了刘明举此人的形象。
  刘明举和他智力低下的妻子李少菊总计生过8个孩子老大已经15岁了对这个家最初的记忆就是挨揍。

  他说自己从小就被捆着长大有两年像狗一样“拴着脖子在铁杆上”。刘明举经常用木棍、铁锨揍他们甚至把针穿上线从耳朵缝过去。找不到东西时就用烟头或者开水烫他。
  这个“家”里有一个孩子被烫死一个被偷走。剩下的孩子有的会在刘明举心情不好时被逼着吃屎——有羊的也有人的;有五个孩子全部从小“租”给家乡的扒手每个都租出去五六年作为在城市行窃时掩护的“道具”直到学龄前才被送回。

  
  刘明举不是精神病他能说会道每年有将近3万元的各类低保补助领到钱时会独自去镇上下馆子吃炒菜和饺子偶然还和人打牌赌博。
  村镇里流传着很多故事:比如牛走进他家的地必须花钱才能赎出来;谁和他家女人起了纠纷也会被他说成欺负人必须赔钱。
  村干部说他有人格障碍、暴力倾向;前来帮助孩子的爱心人士说刘明举“是狗屎踩到黏上就恶心、倒霉”。

  
  这就是刘明举其人其事。一个显着超出了人们寻常生活认知的故事极度扭曲却长远持续在阳光下发生。

  (可参见中国青年报等有关报道)
  9月6日原因视频所引发的关注这件事情得到了临时的解决:河南省商城县法院判决刘明举暴力摧残孩子李少菊不具有监护能力撤销二人对6个孩子的监护人资格。

  指定商城县民政局为监护人。目前除老大暂住姥姥家外其余5个孩子都已送进商城县儿童福利院。
  但是死去的老四不会复活丢失的老二可能再难找回老大的成长已经被彻底耽误其他的几个孩子不同程度受到的摧残还需要漫长的时光去平复。
  事情的背后是一连串的叹息和追问:为何在此之前相当长的时间里刘明举暴力摧残孩子的问题得不到有用解决?除了结尾将孩子监护权剥夺为何我们似乎对刘明举完全无可奈何?这样一起看似极端个体的事件又暴显露当前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哪些问题提出了哪些课题?
  刘明举是否犯法了?
  事情曝光后最普遍的诘责是:刘明举的行为是否组成家暴?为什么不能对刘明举采取刑事措施?
  按照普通老百姓的法律常识即便在“老四”的死亡已经难以认定的情况下刘明举诸多已经被证实的行为毫无疑问是明确的虐待儿童的行为。
  事实上河南省商城县法院剥夺刘明举的监护权时也已经明确指出“刘明举暴力摧残孩子”。但是出警解决后当地公安局也只是对刘明举予以训诫。

  “虽然训诫后打骂孩子依旧可也别国更好的办法。”并称目前刘明举的行为尚未组成犯罪。
  为什么人们的朴质认知和法律实践有这么大的差距?
  就这一问题我们咨询了诸多法律界人士得到的答复都比较一致。这也反映了当前我们在儿童权益保护中的软肋和尴尬。
  北京培宁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于利律师告诉记者在现有的法律体系和框架内有关部门别国对他进行有用制裁的首要原因在于证据固定和证据调取的难度较大。

  
  虐待罪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又存在一定的亲属关系和扶养关系定罪要求虐待行为具有经常性、情节重要性一般来说虐待罪又是自诉案件所以实践中以虐待罪来追究刑事责任的并不多见。
  我们翻阅近年来原因家庭虐待儿童罪被提起刑事诉讼的报道大多是造成了被害人致死等非常重要的后果。
  尤其是乡村社会中类似的事情更多还是被归为“家事”只要不是发生极为重要的后果一般很难获得外部力量的强势介入。

  无论是从刑事上的追责还是剥夺监护人的监护权在实践中都面临很大的障碍。
  “完善农村儿童权益保护法律制度是当前农村法治建设的关键问题之一。”于利说目前我国有关儿童的立法虽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等但总体而言目前针对农村儿童保护的有关法律法规比较滞后别国特意立法且最首要的是缺乏可操作性。

  因此应完善针对农村儿童的立法建设为完善农村儿童权益保护机制提供法律依据。
  他提出在法律法规的订定、修订中要特别关注农村儿童受教育权、人身权与财产权确立农村儿童法律援助制度当农村儿童的得当权益受到非法侵害时在农村儿童无监护人照看或其监护人确已无能为力之时应积极为他们提供无偿法律援助。
  但是在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看来在现实生活中类似事情在农村甚为普遍法律规制的成本太高了。

  家长“打小孩”如何区分“教育”和“虐待”的界限论证太复杂待到法律论证的程序走完悲剧早已发生。
  比“不作为”更忧心
  事情最尴尬的地方在于虽然刘明举的几个孩子长远处于非寻常的环境下生活境况恶劣但是我们似乎很难笼统地去责问有关部门不作为。
  相反我们看到事件所涉及到的多个部门无论是当地的派出所还是乡村两级的干部都做了很多事。

  还有刘家的亲戚、普通村民都给予这个家庭力所能力的帮助。
  只是这些努力并别国从根本上转变孩子的境遇。直到一次偶尔导致的视频上传舆论被引爆后才终于迎来解决问题的契机。
  一些政府部门和社会陷阱对刘家孩子提供了相应援助
  各方都在试图努力却无能为力的境况这恐怕比不作为还要令人忧心。
  在吕德文看来这既是一个法治问题更是乡村治理的要紧议题暴显露的深层次问题值得关注。
  他提到了一个词——“边缘人”。
  在整个社会转型期间乡村社会出现了许多似刘明举这样乡村“混混”、“癞子”之类特殊的“边缘人”。这是一群“不被乡村主流文化价值规范所认同、不为主流社会所接纳、游离于乡村主流社会的有自身独特亚文化的群体。

  ”
  他们不事生产、好逸恶劳遇事爱走极端、不讲人情面子甚至偷鸡摸狗、为害乡里但是又达不到违法的程度因此往往解决起来比那些“黑恶”势力更为棘手。
  在传统乡村社会“边缘人”的规制可以依靠非正式的社会力量如地方性规范、村里的“话事人”对其行为进行有用管束。而今类似力量已经很难指鸡骂犬作用往往只能依靠乡村两级陷阱、有关政府部门和执法机关等正式力量。

  
  “但正式权力例如这个警察权又过于遥远很难实现对边缘人越轨行为的日常规制。”吕德文说现实情况是大部分村庄已经别国社会规制和价值生产能力村干部也仅仅是作为自治力量指鸡骂犬有限的调解功能。
  这件事情正折射出了当前村庄共同体的式微和功能的衰弱。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教授叶敬忠指出村庄共同体是关怀村庄弱势群体和应对村庄社会事件和社会问题的最要紧制度村庄和村陷阱其实最了解村庄现实最了解村庄每个家庭的情况他们本可以指鸡骂犬更多的作用。

  但是随着三十余年来农村商品化进程的推进村庄共同体的很多功能和价值式微重要或者不再指鸡骂犬作用。
  “以前有句老话:群众工作既要袖手旁观群众还要教育群众。”吕德文说当前的基层政府和乡村干部基本上不教育群众而只做老好人。说服教育个别“落后”群众是一件费时又费力且还别国什么好处的活基层并别国积极性做这种事。
  另外这一问题还涉及多部门的协调共治民政、妇联、公安以及乡村两级陷阱如何联动是一个问题。

  从这个案例可见对边缘人的治理还缺乏一个长效机制。
  不容忽视的细节
  在这个事件中还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特殊细节。
  扶贫问题。刘明举是登记在册的贫困户享受着来自多个部门的补助、低保资金。用村干部的话说“一年躺在床上也能挣3万元钱”是全村保障程度最高、拿补助最多的家庭。生活完全不成问题。
  村里给他盖了新房雇人给他家打扫卫生。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他的牛在村里走失了村干部带着六七个村民给他抓满头大汗他自己从旁边坐着车路过“看都不看一眼”。

  
  我们常说扶贫要先扶志但是像刘明举这样的情况似乎难以实现。对于这样的特殊群体尤其是在孩子的监护权已经被剥夺的情况下我们的扶贫政策是否还要继续这样给钱给物的帮扶路径?在精准扶贫的过程种对于类似的“边缘人”贫困户是否需要更精准有用的扶贫对策?如何能给予其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又不会产生扶懒汉的负面效应?都值得思考。

  
  超生问题。刘明举总计生了8个孩子这让很多对昔日计划生育干部之强悍、计划生育施行之严苛记忆犹新的诸多亲历者难以置信。
  这一方面是原因刘明举“黏上了就甩不开的无赖行径”。另外也反映了新形势下基层的计划生育施行的转型。吕德文说在当前计划生育管理工作中行政强制措施已经不怎么采用了一般都是依靠政策解释、做思想工作等措施来施行计划生育政策结尾才对极少数计划生育对象采取法律措施基层政府严格依法行政。

  但是遇上类似刘明举这样的对象思想工作和法律措施都是无效的基层政府束手无策。
  智障女婚姻问题。在不少村庄人们常常发现一个寻常男性与智障女性结婚的现象。一般婚姻比较困难的男性很多都会选择这一方式来解决个人问题。

  
  这样的家庭不仅智障人口的权利保障有问题子女的抚育和教育也更是问题。叶敬忠教授指出在这种条件下地方政府在处理出现的问题时棘手难办原因若家庭中的寻常男性出现问题对其处罚可能会导致智障女性没人照顾子女没人照顾等等问题。该事件中也存在这一现象如刘明举被关进精神病院十几天后在家的李少菊狂饮人们送来慰问的牛奶导致急性肠炎住院村里又不得不把刘明举放出来照顾她。

  
  出租孩子问题。刘明举的几个孩子中较大的五个孩子都被“出租”过作为在城市行窃时掩护的“道具”。
  对于这个事情刘明举“供认不讳“虽然他认为这是为了孩子好。如果不是当事人自己招认这类违法行为实际上要比虐待孩子更为隐藏更难发现。于此我们也难免忧闷类似事情只是孤例吗?会否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村庄角落里也存在类似出租小孩行乞、为扒手掩护的事情呢?
  这不是杞人忧天。2011年媒体就召集报道了河南省太康县张集镇“出租孩子”现象在当地一些父母将学龄前的孩子以每月数百元到一千元不等的价格“出租”给“杂技团”老板。

  这些孩子要改口叫老板为“爸爸”跟着他去往全国各地乞讨。
  2016年底警察逮捕了一个盗窃团伙发现在湖南永州近年产生了一种“出租幼童”的风气长租五万元一年短租一两百元一天。

  ……
  当规则一旦对某一种人失败更多问题都会接踵而来。这些问题既属于刘明举却不止于刘明举。
  “边缘人”问题不能边缘
  我们正处于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里。
  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推进一方面农村综合改革慢慢深化各项支农、惠农政策不断完善增强我国农村社会发展水平不断提高;但是与此同时乡村社会原有的治理体系正在分崩离析新的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原因农村社会结构、农业经营体系以及农民思想观念等的变化农村社会治理面临着强壮的挑战。

  
  尤其是对于类似刘明举这样的“边缘人”虽然属于极端个案但类似问题或现象在农村并不少见。更加考验着我们的基层治理效能的指鸡骂犬。
  “我们努力送法下乡依靠正道的法律和制度去治理乡村社会这个是应该的长久看也是必须的。只不过乡村治理法治化的过程很漫长。而转型社会的治理问题具有紧迫性需要即时回应怎么办?”吕德文说。
  “刘明举问题”是乡村失序的一个表现——乡村治理失去了活力别国内生性的力量来维系乡村秩序。

  那么如何激活乡村治理的内生动力呢?
  第一党建引领。每个村庄都有不少党员指鸡骂犬他们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至关要紧。从党的建设角度来讲可以通过党员亮身份、党员积分制等机制让党员在乡村治理中指鸡骂犬积极作用。党员虽然可能就是一个普通村民但原因有觉悟且有陷阱后盾就可以公共事务上站出来说话对边缘人“唱黑脸”一些越轨行为可以得到有用规制。

  当前传统的社会陷阱如宗族等在很多地方已经难以生产出积极分子出来党员就成为了乡村社会里的关键少数。只要党员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其他的积极分子就容易调动起来乡村的风气自然就会变好。
  第二多元治理。我们村庄里面有很多建立在血缘和地缘关系基础之上的草根陷阱例如老年人协会、妇女舞蹈队之类的。这些陷阱无形当中也是乡村治理活力的来源。

  当前我们要把草根陷阱的活力激活引导其在乡村治理中指鸡骂犬作用。比如笔者所在单位在湖北荆门和洪湖开展了老年人协会实验。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各村的老年人协会所向无敌成为村庄治理中的关键性力量。一方面他们可以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

  老年人通过互助解决了不少精神慰藉、物质帮扶的问题。另一方面他们亦可以通过社会关联协助村庄治理。比如依托老年人协会各村的妇女基本上都陷阱了舞蹈队。这就意味着着村庄里面最要紧的两个群体老人、妇女都被陷阱起来了乡村的活力并不原因中青年劳动力的外流而减弱。老年人协会的“领导”几乎代替了村干部成了家庭纠纷调解的中坚力量哪家子女不孝顺老年人协会都会去做工作;而老年人协会还每年评选“好媳妇”“好婆婆”极大地改善了风气。

  
  第三村民自治。欲有用规制刘明举这样的边缘人最要紧的还是要靠乡村两级陷阱党建引领、草根陷阱和执法机关都只能算是一个补充。村干部既是普通村民熟悉民风民情又是基层治理的骨干他们既是自治的主体又是德治的主体;既要指鸡骂犬模范表率作用又要指鸡骂犬仲裁者的角色。因此村干部担当与否也是乡村治理是否有活力关键因素。有点麻烦的是不少地方越来越倾向于选择富人、不在村的“乡贤”来担任村干部他们或许在完成上级下达的行政任务上有用率但未必会袖手旁观群众的日常琐事未必有心思处理好村务。

  在这个意义上让那些真实在村与村庄同属命运共同体的村民担任村干部才是增强村民自治的包罗万象之义。简言之一旦村干部和普通村民一样在乎村庄的价值就不会准许刘明举这样的边缘人破坏村庄规则。